最新公告 通知:《数理医药学杂志》现征收2019年9-12月的稿件,欢迎各位学者踊跃投稿!

杂志信息

主编:张选群,马建忠

执行副主编:张力

常务副主任兼责任编辑:徐光
外联部主任:张赛
编辑出版:《数理医药学杂志》编辑部
网址:http://www.slyyx.com
邮箱:slyyzz@126.com(投稿邮箱)
电话:027-87210457
地址:武汉大学医学院,430071

近期优秀文章

PRR在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研究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5-9-7      来源:admin      阅读次数:588

PRR在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研究中的应用

刘伟 刘伟佳 郭重山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广州510440)

摘要 目的 了解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流行情况及其影响因素,为制定科学、有效的干预措施提供理论依据;介绍PRR在流行病学调查中的应用。 方法 采用分层整群随机抽样方法,从广州市城区和农村抽取30所学校共5224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并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计算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的患病率比(PRR)和优势比(OR)。 结果 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率为8.63%,男生(10.44%)明显高于女生(7.04%)(χ2=18.35,P<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性别,学习成绩,受人欺侮等是青少年网络成瘾的主要影响因素。 结论 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行为发生率较高,需及时采取相关干预措施,减少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发生;当疾病的患病率较高时,应采用PRR值替代OR值评估危险因素的风险大小。

关键词 网络成瘾;青少年;影响因素;PRR

Application of PRR in exploring influence factors of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among adolescents in Guangzhou

Liu Wei, et al

(Guangzhou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Guangzhou 510440)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IAD) among adolescents in Guangzhou, and to provide theoretical evidence for developing scientific and effective interventions; To introduce the application of PRR in epidemiological investigation. Methods An anonymous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conducted by 5224 students, who were selected from 30 schools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Guangzhou by stratified cluster random sampling. And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was used to calculate the PRR and OR of risk factors of IAD among adolescents. Results The prevalence of IAD among adolescents in Guangzhou was 8.63%, the rate of IAD in boys (10.44%) was significant higher than that in girls (7.04%) (χ2=18.35,P<0.01); And the results of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sex, academic performance, bullied, etc. were the main factors of IAD among adolescents. Conclusions The prevalence rate of IAD was high among adolescents in Guangzhou, and appropriate interventions should be adopted to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IAD; PRR should be adopted to assess the risk level of influence factors when disease prevalence was high.

Key words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Adolescents; Influence factors; PRR

随着社会的发展,网络成瘾对青少年的危害已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1-5]。近年研究显示我国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在5.5%~17.53%[6-12],并呈逐步上升趋势[13]。针对青少年网络成瘾危险因素的研究,大部分文献通过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计算影响因素的优势比(odds ratio, OR)来评估各因素的风险水平[8-10],但由于各地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均较高,OR值会高估影响因素风险[14]。为此,本文通过对2014年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的调查数据进行分析,在分析青少年网络使用及成瘾状况的同时探讨患病率比(prevalence rate ratio, PRR)在现场流行病学调查中的应用。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研究总体为广州市初中,高中及职业中学的学生。采用分层整群随机抽样在广州市城区随机抽取初中8所,高中8所,职业中学4所,被抽中学校每个年级随机抽取1个班;在农村地区随机抽取初中4所,高中4所,职业中学2所,被抽中学校每个年级随机抽取2个班。所有被抽中的班级全部学生均参与调查。最终,共30所学校5224名完成了本次调查。

1.2 方法

(1)问卷调查:组织学生以班级为单位进行无记名问卷调查。问卷的主要内容包括学生的基本情况(性别,年龄,身高,体重,学习成绩,住宿情况等);家庭情况(家庭类型,母亲文化程度等);网络使用情况(包括上网时长,地点,上网内容等);以及个人相关行为(受欺侮情况,睡眠情况等),问卷填写完后当场回收。所有调查员均为经过培训的市、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校卫生工作人员组成,采用统一的指导用语辅助调查对象完成问卷的填写。

(2)网络成瘾诊断标准[15]:根据星一等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青少年危险行为问卷(YRBSS)基础上依国情将反映网络成瘾部分修改为10项指标:(1)过去7d平均每天上网时间≥4h;(2)由于经常上网,所以即使不上网,脑中也一直浮现与网络有关的事情;(3)一旦不能上网,就感到不舒服、无所事事或不能静下心来干别的;(4)希望增加上网时间,以便满足自己的愿望;(5)上网时间超过自己预想的时间;(6)多次想停止上网,但总也不能控制自己;(7)因为上网而不能完成作业或逃学;(8)向家长或老师、同学隐瞒自己上网的事实;(9)因为上网而与家长发生冲突;(10)为了逃避现实、摆脱自己的困境或郁闷、无助、焦虑情绪才上网。出现上述5项及以上者定为网络成瘾。

1.3 统计学分析

经Epidata3.1完成数据的双录入与核对后,采用SAS9.1.3对数据进行描述性分析、χ2检验,利用logistic回归分析计算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的OR值和PRR值[16]。

PRR值可以通过对原始数据集(original data set , ODS)扩充后利用logistic回归分析完成[17]。具体方法为:(1)复制原始数据集中所有病例组(本文为网络成瘾者)数据并将其设置为非病例组(本文为非网络成瘾者)数据;(2)将复制并修改后的数据集与原始数据集纵向合并形成扩充数据集(expanded data set , EDS);(3)对扩充数据集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计算出来的OR值即为原始数据集的PRR值。原理为[16]:设ODS数据集中网络成瘾患病率为P,则在EDS数据集中网络成瘾患病率P*=P/(1+P)。

Logit (P*)=ln ()=ln ()=ln (P),即P*的OR值等于P的PRR值。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剔除关键信息缺失(如性别,年龄,网络成瘾状况),或者超过20%项目未填写的问卷186份后,获得有效问卷5038份,有效率为96.4%(5038/5244)。其中男生2367人(47.0%),女生2671人(53.0%);初中1948人(38.7%),高中2203人(43.7%),职中887人(17.6%);城市2559人(50.8%),农村2479人(49.2%)。年龄11~19岁,平均年龄(15.5±1.76)岁。

2.2 网络成瘾及使用状况

广州市青少年总网络成瘾发生率为8.63%,男生(10.44%)明显高于女生(7.04%)(χ2=18.35,P<0.01),不同学段(χ2=5.25,P=0.073)和地区(χ2=0.04,P=0.837)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进一步分析发现,过去7天,广州市青少年每天上网时间≥4小时的比例为18.54%(934/5038),而网瘾组学生这一比例高达50.80%(221/435),远高于非网瘾组学生的15.48%(713/4603)(χ2=346.18,P<0.01)。排在广州市青少年上网主要目的前5位依次为:在线音乐、影视的收听和收看(53.23%)、即时通讯(QQ/MSN等)(5196%)、微博/博客等(36.38%)、查阅资料(35.76%)以及网络游戏(33.82%)。52.41%网瘾组学生将网络游戏作为他们上网的主要目的之一,远高于非网瘾组的32.06%(χ2=73.87,P<0.01)。

表1 广州市不同人口学特征青少年网络成瘾检出情况

 

人口学特征

调查人数

网瘾人数

网瘾率(%)

χ2

P

性别

 

 

 

 

 

2367

247

10.44

18.35

<0.01

2671

188

7.04

学校类型

 

 

 

 

 

初中

1948

146

7.49

5.25

0.073

高中

2203

207

9.40

职中

887

82

9.24

地区

 

 

 

 

 

城市

2559

 

8.71

0.04

0.837

农村

2479

 

8.55

合计

5038

435

8.63

 

 

2.3网络成瘾影响因素多因素分析

对原始数据库以及增量数据库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男生网络成瘾发生率高于女生(OR=1.83,PRR=1.70);职中生高于初中生(OR=1.56,PRR=1.49);学习成绩差的学生高于学习成绩优秀学生(OR=1.93,PRR=1.74);以及过去30天受欺负情况,过去一年因学习成绩感到不愉快、因担心某事而失眠、因伤心绝望而停止平常的活动超过2周均是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的OR值均略大于相应的PRR值。

表2 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危险因素

影响因素OR值

 

影响因素PRR值

OR

P

OR95%CI

PRR

P

PRR95%CI

性别

 

 

 

 

 

 

 

1.00

 

 

 

1.00

 

 

1.83

<0.01

1.45~2.33

 

1.70

<0.01

1.34~2.15

学校类型

 

 

 

 

 

 

 

初中

1.00

 

 

 

1.00

 

 

高中

1.03

0.856

0.79~1.33

 

1.03

0.838

0.79~1.33

职中

1.56

<0.01

1.11~2.18

 

1.49

0.019

1.07~2.07

学习成绩

 

 

 

 

 

 

 

优秀

1.00

 

 

 

1.00

 

 

中等

1.11

0.645

0.72~1.71

 

1.11

0.642

0.72~1.70

1.93

0.012

1.15~3.24

 

1.74

0.031

1.05~2.89

过去30天,受欺侮情况

 

 

 

 

 

 

 

1.00

 

 

 

1.00

 

 

1.88

<0.01

1.39~2.53

 

1.70

<0.01

1.27~2.28

过去1年,因学习或成绩问题感到不愉快

 

 

 

 

 

 

 

没有或很少

1.00

 

 

 

1.00

 

 

有时

1.89

<0.01

1.36~2.64

 

1.78

<0.01

1.28~2.48

经常或总是

2.87

<0.01

2.02~4.08

 

2.56

<0.01

1.80~3.63

过去1年,因担心某事而失眠

 

 

 

 

 

 

 

没有或很少

1.00

 

 

 

1.00

 

 

有时

1.72

<0.01

1.31~2.25

 

1.64

<0.01

1.26~2.15

经常或总是

2.40

<0.01

1.71~3.39

 

2.10

<0.01

1.50~2.95

过去1年,因伤心绝望停止平常活动≥2周

 

 

 

 

 

 

 

1.00

 

 

 

1.00

 

 

1.83

<0.01

1.35~2.48

 

1.67

<0.01

1.24~2.24

3 讨论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我国青少年网民迅速增加。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CNNIC)统计显示[18],截至到2013年12月,我国青少年网民(10~19岁)达1.49亿,约占青少年总人口数的85.1%。青少年由于身体和心理发育尚不成熟,对自我管理和控制能力较弱,从而很容易产生网络成瘾[19]。本文结果显示,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为8.63%,高于2008年广州市报道的8.25%[20],也高于贵阳地区的6.1% [10],低于重庆市(9.8%)和蚌埠地区(9.5%)的报道[6, 12]。

本文结果显示,男生网络成瘾发生率(10.44%)明显要高于女生(7.04%),与大部分研究结果一致[7, 21]。学习成绩差的学生网络成瘾发生率是成绩好的学生的1.7倍,也与宋晓琴[22]报道的网络成瘾组学生的学习成绩要比非成瘾组学生差相吻合。此外,本文还发现,过去30天受过欺侮,以及反映学生心理抑郁、焦虑等症状的相关变量(如因学习或成绩问题感到不愉快,因担心某事而失眠等)均与青少年网络成瘾有一定的相关性,也与相关研究结果一致[23, 24]。多因素分析中学校类型对网络成瘾的影响有统计学意义,与单因素分析结果相矛盾,可能一是因为单因素分析结果的P=0.073与α=0.05相接近,二是变量间存在多重共线性导致的。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的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通常将探索疾病危险因素作为研究目的之一,方法则是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以所得到的OR值来解释PRR。但是OR值能作为PRR值估计的前提是疾病的患病率要较低,一般认为患病率应小于10%[25],当疾病的患病率>10%时,OR值会大大高估危险因素的风险大小[14],此时应改用PRR值来评估患病风险的大小。虽然此次研究网络成瘾患病率小于10%,方法学上,可以直接用OR值来近似的估计PRR值,但是本文为了在探讨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的同时,介绍PRR在现场流行病学中的应用,故同时采用OR和PRR值来估计网络成瘾的危险因素。结果也显示,即使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小于10%,相关影响因素OR值仍略微高估了风险性的大小,如若患病率超过10%,采用PRR值代替传统的OR值将能更真实的反映影响因素的风险水平。

参考文献

 [1] Wallace P.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and youth[J]. EMBO reports,2014,15(1):12-16.

 [2] Wang L, Luo J, Bai Y, et al. Internet addiction of adolescents in China: Prevalence, predictors, and association with well-being[J]. Addiction Research & Theory,2013,21(1):62-69.

 [3] Andreou E, Svoli H.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internet user characteristics and dimensions of internet addiction among Greek adolescen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2013,11(2):139-148.

 [4] Lin I, Ko C, Chang Y, et al.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uicidality and internet addiction and activities in Taiwanese adolescents[J]. Comprehensive psychiatry,2014,55(3):504-510.

 [5] Gunuc S, Dogan A.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urkish adolescents’ Internet addiction, their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family activities[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2013,29(6):2197-2207.

 [6] 赵红,姚荣英. 蚌埠地区青少年网络成瘾相关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09,30(07):640-642.

 [7] 梅松丽,郭金花,柴晶鑫,等. 长春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调查[J]. 医学与社会,2014,27(07):8-9.

 [8] 李振英,郭向晖. 朝阳区中学生网络成瘾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2,33(06):724-725.

 [9] 聂少萍,马文军,李海康,等. 广东省城市青少年成瘾行为流行状况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08,29(7):598-600.

[10] 张宛筑,邓冰,王加好,等. 贵阳城区中学生网络成瘾情况及相关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3,34(07):815-817.

[11] 宋建根,许艳,李源晖,等. 芜湖高校大学生网络成瘾与总体幸福感关系研究[J]. 中国学校卫生,2014,35(05):691-693.

[12] 李金,王宏,许红,等. 重庆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2010,26(11):1420-1421.

[13] 王艳,甄世祺,袁宝君,等. 江苏省2005与2008年中学生网络成瘾发生率比较[J]. 中国学校卫生,2013,34(11):1344-1346.

[14] Localio A R, Margolis D J, Berlin J A. Relative risks and confidence intervals were easily computed indirectly from multivariable logistic regression[J]. Journal of clinical epidemiology,2007,60(9):874-882.

[15] 星一,季成叶,杨先根,等. 北京市石景山区中学生成瘾行为流行状况分析[J]. 中国校医,2002,16(6):486-488.

[16] 高文龙,刘小宁,颜虹. 一种logistic回归率比估计方法的SAS实现[J]. 中国卫生统计,2014,31(03):530-531.

[17] Schouten E G, Dekker J M, Kok F J, et al. Risk ratio and rate ratio estimation in case‐cohort designs: Hypertension and cardiovascular mortality[J]. Statistics in medicine,1993,12(18):1733-1745.

[18]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第3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Z]. 2014.

[19] 王浩,俞敏,胡如英,等. 浙江省青少年网络成瘾及相关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4,35(04):591-592.

[20] 刘伟佳,刘伟,林蓉,等. 广州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2,33(7):778-780.

[21] 伍颖华,梁侨任,陈伟湛,等. 台山市在校青少年网络成瘾调查分析[J]. 华南预防医学,2014,40(04):384-387.

[22] 宋晓琴,郑雷,李莹,等. 武汉市初一年级学生网络成瘾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0,31(1):14-17.

[23] 徐远超,杨裕萍,吴大兴. 冲动性在负性情绪与大学生网络过度使用间的中介作用[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21(6):942-945.

[24] 李艳,张贤,苗磊,等. 大学生网络成瘾与自尊孤独感的相关研究[J]. 中国学校卫生,2013,34(8):949-951.

[25] 王静,朋文佳,何倩,等. 患病率比PRR和优势比OR的关系[J]. 中国卫生统计,2012,29(01):149-150.

返回>>Top︿

地址:武汉大学医学院《数理医药学杂志》编辑部 技术支持:武汉云思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邮政编码:430071 联系电话:027-87210457 传 真:(027)87210457
投稿咨询:1209807661杂志合作:1209807661